美国总统身边的20个影子

作者: 时间:2020-07-30S品生活407人已围观

今次的美国大选,除了竞选期间黑函满天飞、惊世语录震耳欲聋之外,另一项也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候选人的健康情形,而这样的关心其来有自。本次最有可能成为下一届美国总统的候选人——民主党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以及共和党的川普(Donald Trump),两位竞选者的年龄都明显偏高。

美国总统身边的20个影子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达志影像
希拉蕊(左)和川普。

美国总统就职时的平均年龄为54年又11个月,如果69岁的希拉蕊当选,出生于的她,明年宣誓就职时将会成为美国史上年纪第二大的总统,仅次于已故总统雷根(Ronald Reagan)。雷根出生于,就职时,仅差数天就满70岁。

若当选的是出生于的川普,明年宣誓就职时已经70岁的他将一举超越雷根,成为美国史上就职时年纪最大的总统。

总统的健康具有政治意义

随着年纪渐大,人体的免疫系统抵抗能力会随之递减,原本不该为身体带来威胁的细菌病毒,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疾病及症状。疾病不但可能伤害身体、破坏病人对原有现实生活的掌控,也可能影响到病人的判断能力。而对于总统来说,疾病不仅影响他们的个人生活,也有可能导致国家事务的处理不当。

既然总统的身体健康状况与国家事务息息相关,民众应有权了解他们的真实健康资讯,就某方面来说,总统代表着一个国家,其许多私人领域也就因可能影响国家而被视为公共议题。

美国总统身边的20个影子
1933年,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站在自己纽约的家门前留影。罗斯福当时努力掩盖自己的身体已经部分瘫痪。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总统亦身为公民,理应享受法律赋予的隐私权,因而有权对自己的病情(假如有的话)予以保密。况且,病人对医生的信任往往是建立在资讯保密之上的。如果知道医生要洩露病情,病人很有可能选择隐瞒得病过程和病症细节,进而导致诊断和治疗上的种种困难。

美国总统的专属御医——白宫医疗小组

一般人就医会前往诊所或医院寻找各科医生,而美国总统的健康状况则是有一群人为其专职把关。不论总统海外出访、出席活动场合,甚至是在空军一号里,「他们」总有人随伺在侧,就在总统身后不远处,以处理任何突如其来的健康问题。「他们」是白宫医疗小组(White House Medical Unit),处理小至晕眩、大至恶意攻击事件等紧急健康状况。

「白宫医疗小组的医生们总是在总统身旁几呎之远,所以基本上就是总统的影子。」说这句话的是E. Connie Mariano医生,在1992-2001年间担任白宫的专属御医,负责柯林顿(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总统的健康。E. Connie Mariano医生所带领的白宫医疗小组,还包括另外五位军医、五位护士、五位医师助理、三位医务兵及三位行政人员,共22人。人数可能随每届总统略为变动,但传统上多为20人上下。

这些白宫的御医除了一般急救及创伤救护训练,还必须跟情报人员一起接受情境模拟训练。而为了能在最短时间进行动员,白宫医疗小组的办公室,就位在白宫西翼、美国总统的正式办公室——椭圆形办公室(Oval Office)的下方。

白宫医疗小组的成员,除了照护总统本人及其直系亲属,同时也必须负起副总统及其家人的看顾责任。

美国总统身边的20个影子
欧巴马总统于2016年3月的健康检查报告。其负责医师在第二页写下总结,表示欧巴马总统的健康情形「整体而言相当优秀」。
三个历史事件

三个历史事件改变了白宫医疗小组的运作模式。首先是1963年约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总统在德州达拉斯遭到枪杀。甘迺迪总统的遇刺身亡,让白宫医疗小组了解,他们必须像维安特勤人员一样,如影随形紧跟着总统。

接着是1981年雷根总统(Ronald Reagan)遇刺重伤,此事突显出指定一处最好「创伤中心」(trauma center),以便迅速处理华府的紧急状况的必要性。

最后是1992年46岁的柯林顿(Bill Clinton)击败年近70的老布希(George H.W. Bush),成为美国战后第三年轻的白宫主人,面对这位全球走透透的壮年总统,白宫医疗小组体认到,必须全天候照应并做好更周全的紧急医疗準备。

美国总统身边的20个影子
1993年7月,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左)和后来击败老布希成为美国总统的柯林顿(右)。中间为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尔钦(Boris Yeltsin)。
庞大压力来自于背后政治因素的考量

和一般医疗人员相比,这份工作可真是一点儿也不轻鬆。白宫医疗小组的每一位成员都肩负着重大的责任,而伴随而来的庞大压力多来自于背后的政治因素考量。一则有关总统身体出现病痛的消息,可能为国家外交、公共政策及经济带来成串的涟漪效应。

「身为镁光灯注目的焦点,总统的健康状况也经常被细细检视,」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心理学课程主任Jerrold Post表示,「总统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被国内支持者、政治对手、国内及国际间的敌人细细审查,可说从来没有鬆口气的空间。」当然备受关心的并不只是总统的言行,同时也包括总统的精神及健康状况。

1992年,时任总统老布希寻求竞选连任。当时老布希虽然身体不适并出现感冒症状,仍前往日本进行访问。在日本首相举办的欢迎宴会上,老布希突然感到极为不适,甚至来不及去洗手间就在席间呕吐起来,不但将坐在他身旁的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吐了满身,这「惊天一吐」也连带影响选情,并将胜利拱手让给当时正值壮年的对手——柯林顿。

得先活着,才可能救人

面对所有国家的总统都可能遇到、最糟糕的暴力行为——行刺,白宫医疗小组成员所接受的训练,教导他们虽然得随时跟随总统的脚步,但距离可不能太近,至少不能待在总统周围的「杀伤区」(kill zone)内,也就是任何可能受到流弹波及的区域。

就算是出勤中的白宫医疗小组成员,也经常穿着一身看似平民的衣服,这是因为明显为军队制服或其他制式服装较容易成为有心人士瞄準的目标,特别是在总统可能行经的道路上。「若连你自己都活不了,就更别想有机会救治总统的性命。」前白宫疗小组的成员,Mariano医生这幺描述自己的工作,也为这群责任重大的医者的工作,下了最佳的注解。

延伸阅读从「不诚实」到「不健康」,希拉蕊能否重新赢得选民的信任?万一希拉蕊或川普退选,将会由谁补上?参考资料White House doctors: The president's shadow(CNN)The Rigors of Treating the Patient in Chief(The New York Times)White House Medical Unit(Wikipedia)White House Medical Unit(Wikiwand)Physical Exam(Physician to the President)如果美国总统是病人,公众能获知多少资讯?(澳亚网)美国总统都靠他 白宫医疗团祕辛(TVBS新闻)从肺炎到中风,美国总统的健康状况简史(纽约时报)特派专栏 美国总统候选人不愿说的秘密(中央通讯社)

相关文章